江蕙用歌聲感動整個台灣社會,一首首膾炙人口的旋律傳唱大街小巷,無論時代如何演變,江蕙唱過的很多歌曲,都像是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「共同的記憶」,無論是成年人、愛唱KTV的年輕人,很少有人沒聽過江蕙的歌。 報系資料照  

什麼樣的魅力,能讓原定九場演唱會門票「秒殺」之餘,讓高雄市長陳菊以歌迷身分親自寫信央求加開,又再度瞬間銷售一空?

江蕙用歌聲感動整個台灣社會,一首首膾炙人口的旋律傳唱大街小巷,無論時代如何演變,江蕙唱過的很多歌曲,都像是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「共同的記憶」,無論是成年人、愛唱KTV的年輕人,很少有人沒聽過江蕙的歌。

和江蕙合作多年的唱片製作人陳子鴻表示,江蕙廣受歡迎的關鍵因素在於強烈的同理心,而她的人格特質,正是她演繹歌曲意境最大的動力。

「二姐很怕別人感到不舒服、難過、受傷害」,習慣設身處地替他人著想,所以不喝酒的她,能唱紅「酒後的心聲」、沒結過婚的她,卻以一曲「家後」詮釋老夫老妻的珍貴情感,「她用同理心揣摩意境。」

十多年前,江蕙就是台語歌曲的天后,這期間社會氛圍、生活方式起了很大的變化,江蕙的歌總是能切中當下的社會思維。陳子鴻試著回想江蕙這幾年是怎麼選歌的,為什麼江蕙的台語歌曲一唱出口,就讓人打從心底產生共鳴?「江蕙怎麼會這麼懂我!」

「二姐怎會這麼懂我?」

其實,從小就走唱賺錢養家的江蕙,挑歌時並沒有很刻意研究曲子能不能切合時局,人生歷練很豐富的江蕙,是用自己活在當下的感受來選歌,江蕙選唱的歌曲總是契合著時代脈動,不會太老、也不會標新立異。

回顧江蕙的曲子,每首經典都代表台灣社會的重大轉折。

把台語歌曲推向頂峰的「酒後的心聲」,正好是台灣經濟起飛時期,股票、房地產大漲,民眾生活富裕,這首歌正好符合當時燈紅酒綠的台灣社會;股票漲了,開心喝酒唱心聲,股票賠了,用江蕙的歌,唱出自己的失落,這首曲子不限於詮釋情愛。

當台灣走出暴起暴落的金融泡沫循環後,江蕙適時唱出「家後」描述的家庭價值。

台灣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後,不再是只重視表象的物質社會,生活於此的台灣人,很多人開始回頭反思,重拾家庭親情;江蕙此時的曲風,與台灣的社會思潮,以及個人所重視的價值轉向,相當貼近。

陳子鴻說,「家後」演唱的口氣很淡,沒有任何哭腔與煽情,每當她唱完後,總見許多台下聽眾臉龐淌著淚水。江蕙打動的是當下的人心。

檢視江蕙每個時期推出的專輯與歌曲,都能感受到當時的時空背景。

2006年,台灣社會陷入執政貪腐、倒扁運動與嚴重的藍綠對立,江蕙希望唱出一首意境平靜的歌曲,不僅只談情說愛,「誠心最後博一杯,望天替咱保庇這個家。」江蕙這首「博杯」在當時撫慰了許多人的心情,選材就是取意於其心願多半是平安、健康。

到了2008年,地震、洪水等天災頻仍,江蕙希望能為災民盡些力量卻不知從何做起,陳子鴻告訴她「發揮你的影響力」。她自己譜曲作詞「甲你攬牢牢」,果不其然,每次賑災晚會只要演唱這首歌,大量捐款就會湧入,「這就是二姐做為歌手的社會價值!」


不是告別 READY時就出輯

江蕙與演唱會同步推出的專輯「遠走高飛」,又是另外一個意境,這時整個台灣社會非常沉悶,連行政院長江宜樺都創出「悶經濟」這個詞兒,此時的江蕙也感受到社會氛圍的改變。

半年前,她在電話中突然告訴陳子鴻「要出去走走」消失兩周,回來後,陳子鴻將「遠走高飛」這首歌拿給她聽,當中一段旁白「你問我要去叨位,我還沒決定;你問我當時返來,其實我自己也嘸知。」以及第一句歌詞「天光以後我就要離開」,正是江蕙在神隱前一晚,與陳子鴻的對話。

對於個性嚴謹、凡事皆要計畫完備的江蕙突然「遠走高飛」,與她合作十多年的陳子鴻感到驚訝,「這個心情會發生在江蕙身上,也會發生在任何一個人身上。」當壓力太大時,離開、沉澱之後再回來,因為從江蕙身上看到這樣的正面能量,因此轉換成音樂讓大家感受。

雖然「遠走高飛」讓外界解讀為江蕙告別之作,但陳子鴻表示,江蕙不是為了出專輯而出專輯,當想到好的題材、風格,「READY的時候就出!」至於是什麼時候?「我不會去想,二姐也是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njoyrec 的頭像
enjoyrec

喜歡音樂

enjoyr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